2016首届静安教育学术季,集群式发展

  在上海静安的项目制治理模式中,长期坚持了区域教育改革两轮驱动(教育行政与教育业务)和三方合作(教育局、教育学院与学校)的运作模式,形成了家长深度参与学校课程教学活动、社会第三方专业力量合作开发课程教学平台等学校改革的新常态。

为进一步推进区域义务教育均衡优质多元发展,普陀区教育局在深化区域教育综合改革过程中,积极引导区域内学校积极参与新优质学校建设,鼓励学校开展教育改革试验,全面推进区域新优质学校集群式发展。

2016首届静安教育学术季,在一个特殊的区域调整到位的时段,在一个特别的教育发展的时节,在一个特有的教育人憧憬理想的时光,应运而生,有着天时地利人和的客观背景和主观诉求。2016首届静安教育学术季,倡导学术精进,专业卓越的教育风范,深度诠释了融合研究提升的主题,三个月里,广大的学校和老师们深度参与了这场学术交流活动,以最大的热情、最诚的态度和最真的行动,为同行展现了各自在教育教学实践中的探索、主张和风采,让人们看到了静安教育在新的发展起点上充满了希望。这是数据中的学术季,全区170多所中小学、幼儿园,1万多名教师,在新静安这片教育的乐土上,享受了一场学术的盛宴,共开展学术活动205场,其中6场基础教育国家级教学成果一等奖展示,15场区域重点项目和专题项目展示,80场学校整体和特色项目展示研讨,35场教师个性化教学风采展示。这是研究中的学术季,静安雄厚的教育实力令人瞩目,让原两区教育传统优势和品牌效应的创新驱动力尽情散发,代表了静安持之以恒的实践研究态度和学术精神,展现了静安教育人在实践创新与学术探索中的不懈努力。有些教师说,学术季,在开展时间上虽有规定,但对我们教师生涯的影响超越时空,参加一些活动,受到的教益难以用时间来丈量。这也许是一个坐标式的启迪与引领。信息快递圆满成功的句号,继续前行的感叹号这是一个值得期待和值得珍藏的日子,2016年12月28日,2016首届静安教育学术季将在市西中学大礼堂举行闭幕式,为三个月周期的首届静安教育学术季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这个句号画得别开生面,这个场景耐人寻味。屏幕上将播放《2016首届静安教育学术季花絮》短片,用教育学术叙述的方式,用现场充满动感的画面,勾勒这场思想、学术盛宴的丰盛之景,表达静安教育人的情怀之意。闭幕式上的5个交流发言从不同侧面描绘了学术季的景象。静安区教育学院教研室主任丁银娣,从价值取向的角度回顾了区域层面学科活动、学段活动的策划、实施与成效,她还用一连串数据,点出了学术教研的辣味;市西中学校长董君武的介绍,展示了思维广场如何聚焦人的力量,如何关注人的发展,揭示了教育学术的支撑能量;彭浦初级中学校长程核红提出的五四一的研究思路,通过价值取向、工作方式、思想观念、行为模式的变化,逐步建立健康向上的教师文化和学校文化,颇有价值;闸北一中心小学校长徐静介绍的坚持走儿童发展之路在研究中提升,回归了教育学术的本真;威海路幼儿园教师赵国赟深感教育学术对促进教师专业成长的分量。在闭幕式上,静安区教育局还将与华东师范大学教师教育学院、《教育发展研究》编辑部进行骨干教师跟岗培训的签约,通过专业的力量,实现教师学术水平提高的可操作性、可持续性。作为闭幕式重头戏,静安区教育局局长陈宇卿充满激情和理性的主旨报告,不仅还原了教育学术季在区域教育的点燃之术,而且提出了教育学术常态化的机制方略,揭示了后教育学术季学术发展的科学之道。而教育专家和领导的讲话,不仅肯定静安教育学术季的生逢其时、恰到好处,还会指点教事、推波助澜。闭幕式,在回忆中重拾珍贵的收获,在前瞻中重振前行的力量。价值引领:教育学术季的引擎作用让全体教师在融合中动起来,让教师在学术中研究起来,首届教育学术季,对静安教育人来说是一种学术自觉的警醒。据初步统计,学术季参与人数达13800余人次,现场互动交流深入。总而言之,本届学术季在各个层面都得到了良好的反响,酝酿出了浓郁的学术氛围,学术精神和主张得到了弘扬。陈宇卿局长指出,学术季的价值在于:一是启迪教师主动追求学术精进是区域教育持续发展的动力源。这次教师教学秀系列活动中,教师掌握了话语权、个体活力得到了凸显,原本沉默的、经验状态的教育主张得到有效的提炼、表达和广泛的交流,教师学术性的在场是静安教育持续繁荣的坚实基石。二是重大改革项目的引领是区域教育持续发展的重要杠杆。静安从九五开始逐渐形成重大项目引领、凝聚的区域教育科研力量科研兴教的模式,已经产生了一批在上海乃至全国、全世界有影响的教育研究成果,这次学术季中也有充分的展示。在新静安教育的土壤中,这些重要的研究、重大的改革一定会得到更多的支持和深化的发展,而开放性地让已有的成果辐射,应用于更广阔的范围,从而不断证实或证明已有的教育理论和经验,开拓新的研究循环,是促进教育科学理论与实践深化的重要方式。三是对教育实践的学术化诠释、归纳、提炼、表达和分享,是区域教育优质、均衡发展和持续提升的有效途径,这也正是这次学术季的宗旨所在。教师发展:教育学术季的催化力量学术季,以多层次、多类型、多场次的主题研修,为教师专业发展提供交流切磋的平台。学术季以近百日之力,让教学问题研究得以较深入和细化,让教师学术和专长得以较充分展示和传播,让教育理论与教学实践的结合有了过程性保障。如关于学科综合复习教学策略,有些学科设计了三主题、三节课、三次讨论,从不同能力层次学生基础、不同的知识综合方法等维度,对课堂个别化有效教学设计进行较为深入的研讨和课堂教学表征。听课教师感叹:学术季的时间维度丰厚了自身对复习课方法的认识,一个多月四次优质课的观摩、学习、思考,强烈感到了专业成长的一次蜕变。上课教师感慨,课堂设计第一次从学术性角度思考设计的依据,课堂实施过程第一次那么关注认知理论与知识呈现艺术的有机结合性,高目标指引了高境界的实现,一节课的持续研究胜过了一年的自我摸索。一个论点的产生,一方面源自一个教师坚持十数年的课堂研究与实践,其中充满智慧的经验与方法,不仅学科内具有辐射价值,学科间甚至学段间也存在迁移、拓展的意义;一个论题的诞生,常常是教研员对一位教师长期课堂观察及其成长脉络铭心般的记录相关;一个论坛主题发言,从教研员的发现、教研员与教师的共同梳理、教研室整体参与论证、修改、提炼等一系列背后的工作密切关联,这个梳理、凝练、提升的研讨过程,教研员和教师是共同成长的。一位论坛发言者说得好,一次论述的准备过程就是一次课题研究历程的浓缩,得到的不仅是论稿的完善和优化,同时让自己模糊的经验得以清晰、教育理论认识更加深刻,更增添了教师工作的光荣感和使命感。学术提升:教育学术季的感召能量增强学术含量,扩充教育分量,是教育学术季的重头戏,也是呼唤教师学术意识的感召力。以研究、转化、提升为主题的科研论坛举办和68篇教科研论文在学术季上亮相,从各个学段、各个教育教学的侧面,进行了精到的论述,表现了参与有热情和学术的追求。而学术季的学术活动引人入胜。如学术季活动微论有效教学之策教研论坛,按学前、小学、初中、高中四个学段各组织举办一场,包含教师的有效教学论述和专家点评,教师在微论有效教学之策论坛发言,就他们各自探索的学科、领域的经验和方法,进行论证与分享,给同学科教师以启发,跨学科间教师以借鉴,以促进师德高尚、教学成绩优秀的教师进行教学方法、策略的总结、梳理,使之显性化、学术化,以达到经验的推广、方法的复制、策略的迁移效果,进而形成教学研究的文化自觉,促进更多教师专业成长。同时,也作为教研组长和备课组长专业能力提升的一种培训。再如,全学段、全学科、多维度成功实施百名教师教学风采秀,学科教学研讨暨展示专场73个;教学展示研讨课104节课,一大批具有潜力的教师,从教学走向优秀教学,再走向风格教学,体现了学科教学的底蕴,也让更多的教师得到启迪。还有,社会性和情绪能力养成,是静安区目前正在积极研发和试点推进的一门区域性课程。作为国内首个以培养社会情绪能力为目标,同时由区域内一线教师参与本土化研发的课程,静安区教育局、静安区教育学院已经协同8所幼儿园、9所小学进行了长达7年的卓有成效的实践探索,取得了初步的成果。通过研发团队的努力,静安区这门区域性课程的影响力,已经走出了校园,走进家庭和社会,帮助学生将当下的学校生活与未来社会生活之间建立联系。此次做中学研究所在静安区三中心小学主持了区域课程社会性和情绪能力养成项目研讨推进会,学术意味更为浓郁。学生成长:教育学术季的内在动力教育学术季的展开,触动的是教师,最大的受益者应是学生,学生健康快乐成长,成为学术季的宗旨。本届学术季,关注学生生涯发展成为不少学校的共同话题。有的学校积极探索导师制,通过导师制及其深化研究,为学生的发展提供更为多元的支撑。有的学校在高中生涯发展指导的精细化设计实施上有一整套行之有效的做法,中学生生涯教育校本教材《高中生涯教育读本》和《初中生涯教育读本》两册新书的发布,让行家注目。有的学校以浸润式生涯教育为核心,抓住教育改革的机遇,大胆探索,积极开发校本课程,精心开展特色活动,逐渐形成了自己的办学特色。有的学校联合召开了示范创新合作共享中学生生涯辅导交流研讨活动,共同探讨学生的生涯发展问题。而区域推进的快乐300分,从活动发展到课程,又从课程走向文化自觉,并架构了学校课程建设的四大机制:课程共享机制、集群创新机制、教师共育机制、实证反馈机制。而分四大领域、十个科目,陆续出版的一套学材《小学快乐300分活动丛书》,对学生成长十分有益。快乐300分区域共享课程,是基于需求的共享,也是基于选择的共享,更是基于个性发展的共享。让学生喜欢活动,发展个性,提高素养,是区域推进课程改革的核心目标。

  作为地处上海中心发达城区的静安,一直将转变政府教育治理方式,变行政命令为专业服务作为区域教育改革的重点。

一是创新机制、区校协同,整体提升义务教育办学水平与质量。区域层面,按项目研究内容、学校发展基础、学校办学理念等多个维度,聚焦学校课程体系建设、课堂教学改革,教育管理与文化建设、质量改进评价等,通过自发、引导、组织等多种形式,组建同质或异质共同体开展项目研究。学校层面,通过项目引领,努力激活学校办学主体性,引导学校主动探索教育转型发展的有效路径,促进学校自主内涵发展。如,江宁学校关注差异,改进教学,让每一个学生都找到适合自己的学习方式;洛川学校以教育信息化为抓手,创建和美德育、课程、课堂、教师和管理;洵阳路小学形成了基于课程标准、以校为本的结构教学框架,开设了序列化、平民化的阳光课程,让所有的孩子都得到锻炼才能、发展特长的机会;晋元附校围绕立人教育办学理念,构建着重培养学生完善的人格、良好的学习态度和方法、自主生活和管理技能、体育技能和身心健康的明德、善学、敏事、康健四大系列课程;华师大附属小学开展的德育课程整体化设计;新普陀小学开展的小学生作业优化的实践与研究;光新学校的教育信息化等研究项目,均立足于学校发展实际问题,着力于学校教育质量的提升。

  静安将目光聚焦在教育研究上,以教育科研带动区域教育的整体发展,实现学校与教师的同步发展。借助项目制,不仅明确了区域教育改革的问题和方向,同时也形成了区域教育改革的实践路径和运作模式。

二是明确职责、确定目标,层级式推进区域新优质学校集群式发展。根据学校基础创设引领学校、实验学校、创建学校三个层级,明确相应的职责与目标,进行层级式推进,构建多层次的学习-研究-实践共同体,全面推动集群式发展。首批3家上海市新优质项目学校作为引领学校,在已有的建设经验上,围绕教育综合改革重点项目,进一步深化研究,培育新的经验。引领学校作为区域新优质学校创建实训基地,同时承担指导、咨询和培训任务。市素质教育实验校、区素质教育先进校参与区域新优质实验学校项目研究,在区域项目研究中承担组织、示范任务,促进校际合作、交流、共建与共享。区内其他义务教育阶段学校,全员参与新优质创建学校项目,各校围绕教育综合改革,立足校本实际开展研究、自主发展。

  “十五”期间以《地区教育研究、培训机构推进学校课程教学改革的实践研究》为核心,提出了创建课改实验基地、整合资源、整体推进等区域课程改革策略;“十一五”期间以《提高中小学生学业效能:“轻负担、高质量”的实证研究》为指引,在学业效能评价及区域研究顶层设计等方面取得进展;“十二五”期间,围绕《走向个性化:发达城区教育内涵提升的实证研究》展开对更高品质教育、满足不同学生个性化需求的探索和攻关。

三是行政推动、专业支持,全力保障区域新优质学校协同发展。在区域推进的过程中,区教育局坚持战略导向、需求导向和问题导向,系统设计新优质学校集群发展区域推进方案,制订《关于开展本区新优质学校推进项目的实施意见》。充分发挥区教育学院、兼职督学等专业力量,进一步依托上海市新优质学校研究所的智库力量,建立全过程、跟踪式和个性化指导机制,基于需求对创建学校提供专业指导。设立专项经费,为学校的项目研究、经验提炼、辐射推广等提供必要的经费支持。充分利用市级平台、社会化平台和多元化的传播手段,为不同类型的学校搭建展示交流平台,让新优质学校在社会中逐步产生影响力,提升新优质学校在老百姓中的知晓度,从而形成良好的社会氛围和价值导向。

  这些主旨一贯、主题不断深化的系列研究,不仅研究的内容逐步深入,更重要的是,以国家项目为抓手,借助项目制的治理模式,通过区域的落实与整合,形成了以重大项目引领、凝聚区域教育力量、促进整体发展和质量提升的机制与格局。

这是一种强调目标管理的治理理念

  为了彰显区域研究项目的改革引领效应,静安在对重大项目的选题和组织管理等方面都有一系列的明确要求。在项目选题上,研究的问题必须既是区域教育发展的关键与核心问题,同时也是区域内多所学校共同面对的共性问题。在项目的组织管理上,课题承担单位为区教育局,由教育局长亲自担任项目主持人,再汇集区域教育行政部门、教育研究机构以及基层学校三方力量,同时适时引入家长、专家、社会力量等,发挥整体合力。

  在项目的考核评价方面,组织高校或研究机构研究员、资深教育行政领导等组成专家咨询委员会,以考核评估促进项目研究持续深入开展。通过上述做法,不仅发挥了不同主体的专业优势,同时也通过项目研究过程实现了区域教育治理方式由行政命令向专业引领的转变。

  通过项目制,一方面既可以强化和体现政府对区域教育改革与发展的引导,同时也能够以规范、合理、有效的方式提供教育产品和服务。从区域为主体向上申报承担国家项目,到区域作为主体向基层学校和个体教师发布子项目,通过立项、申报、审核、监管、考核、验收、评估和奖罚等一系列理性程序,才能最终使项目生效。区域作为中间环节的重要主体,从项目产生到完成的整个过程,每一项工作无不渗透和体现着专业性和权威性。

这是一种鼓励自主参与的治理方式

  项目制的形成,一个重要的条件是需要建立一种与之相辅的财政资金或行政资源再分配制度,即项目制本身包含着自上而下的激励作用。无论国家层面还是区域层面,项目制是项目发布者对项目承担者进行非科层化的竞争性授权,而不是行政指令性授权。

  由于项目制在申报立项中引入了招标、投标等竞争性的机制,使得项目承担方有可能将各自的意图和利益、需求与特色、专长与资源等注入项目规划之中,从而对集权框架和科层逻辑进行修正,并获得更多的自主权。

  在静安的项目制治理模式中,长期坚持了区域教育改革两轮驱动(教育行政与教育业务)和三方合作(教育局、教育学院与学校)的运作模式,形成了家长深度参与学校教学活动、社会第三方专业力量合作开发教学平台等学校改革的新常态。

  在项目实施的过程中,采用总课题与分课题分阶段沟通、深化、调整的扁平化管理机制,注重处理好区域层面的项目顶层设计与学校层面的子课题多样化的关系,突出真实问题导向与实时行动改进,通过项目研究,切实实现每一所学校的实践改进和水平提升。

这是一种突破常规问题的治理模式

  项目的主题、内容、类型、层级不同,推动项目实施的主体也是多种多样的,既可以是国家或地方政府,也可以是市场、企业或不同类型的单位,甚至个人也可以为实现某项计划而采取项目行动的方式,因而成为项目的实施主体。

  从组织的角度说,项目组织不同于传统组织,因为它并不隶属于现有组织结构的某个层级或位点,而恰恰是要采用组建项目团队的办法,暂时突破科层制的组织框架,打破常规的组织结构,改变纵向的条线层级性安排和横向的区域性安排,为完成一个专门的预期事务目标而将各种要素加以重新组合。它更像是一种临时性的组织形式。

  项目制执行过程中,项目的确定、申请、审核、分配、评估、检查与应对等一系列的环节和过程,已经超出了单个项目所具有的事本主义特性,而成为一种组织严密、体系完整、规范有序的治理模式。通过项目制的方式,能够组织不同的力量、动员各方面资源、整合精干的队伍,快速有效地针对目标采取行动。

  在静安区多个“五年”所承担的国家项目中,每一个项目都历时两到三年,进行了跨越学科、学段、学校的协同,实现了不同部门、机构与行业的多方联动,最终实现联合攻关,协同创新。

阅读原文

作者|郅庭瑾(本校国家教育宏观政策研究院副院长,教授、博导)

来源|中国教育报

编辑|吴潇岚

相关文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