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专门的学业都亟需不懈努力,美术与劳作工参谋长赵小兰

vmx北京交通大学新闻网

nRH北京交通大学新闻网

摘要:
她是美国第24任劳工部部长。她是美国历史上第一位进入内阁的华裔,同时也是内阁中的第一位亚裔妇女。她的父亲是美国福茂集团董事长赵锡成博士。她的丈夫是现任美国参议院共和党领袖米奇·麦康奈尔。她和五个妹妹全部毕业于哈佛、哥伦比亚等世界名校,被称为“
…  她是美国第24任劳工部部长。她是美国历史上第一位进入内阁的华裔,同时也是内阁中的第一位亚裔妇女。她的父亲是美国福茂集团董事长赵锡成博士。她的丈夫是现任美国参议院共和党领袖米奇·麦康奈尔。她和五个妹妹全部毕业于哈佛、哥伦比亚等世界名校,被称为“赵氏6朵金花”。  最近,赵小兰和家人再次回到中国。10月20日,中国国务院侨办主任裘援平在与她一家交流时都不禁感叹:你们真的不知道,你们在中国有多少粉丝!  △中国国务院侨办主任裘援平在与赵小兰一家交流  △赵锡成与赵小兰  赵小兰介绍了一家人这次回到中国,要做的两件大事:  回到母亲的故乡安徽滁州来安  寻根  赵小兰和父亲赵锡成去到青龙街111号。赵小兰的母亲朱木兰就是在这里出生的。  △赵锡成全家福,从左至右依次为小女儿赵安吉、父亲赵锡成、母亲赵朱木兰、大女儿赵小兰  他们还到去年揭幕的来安人物馆木兰厅和朱木兰铜像那里去看一看:  △2014年11月11日,赵锡成与赵小兰为朱木兰铜像揭幕,并与来宾一道共同参观来安人物  支持家乡教育事业  31年前,赵小兰家族就在上海成立了“木兰教育基金会”。这次,他们在来安参加“木兰泗阳幼儿园”和“木兰七里幼儿园”的落成仪式。  △10月15日,赵小兰一家参加木兰七里幼儿园落成仪式  建立这两所幼儿园,木兰基金会共捐了100万美元。这两所“木兰幼儿园”总占地面积7000平方米,按照21个班级设计,可容纳幼儿630名,计划于明年春季正式对外招生。  回到父亲的故乡上海嘉定  纪念  △赵小兰在以仁幼儿园参加活动  赵小兰和家人参加以赵小兰祖父赵以仁命名的以仁幼儿园成立20周年纪念庆典活动。以仁幼儿园是赵锡成为纪念先父,振兴家乡教育事业,于1995年在上海嘉定捐资兴建的,该幼儿园已数度扩充。  再次捐款  △赵小兰与父亲赵锡成、妹妹赵安吉一行回到上海家乡嘉定马陆镇,出席以仁幼儿园命名20周年庆典,并为先辈赵以仁和父亲赵锡成的塑像揭幕。  他们再度捐资人民币100万元,支持家乡教育事业。赵锡成说,嘉定是他出生的地方,也是他的根。  赵小兰回忆说,祖父赵以仁是一名乡村小学教师,祖父母相信教育的价值是培养为社会作贡献的人。虽然父亲在学校里获得了奖学金,却不足以支付生活费用,因此,每到秋天开学前,祖父都会到亲朋家里去借钱,让父亲能够上学。  “父亲当年为受教育经历过重重艰难困苦,因此他希望为自己家乡的教育事业尽一份微薄的贡献,捐建以仁幼儿园,正是为了帮助下一代获得更好的教育机会,为他们自己和他们的家庭,创造更美好的生活。”  赵小兰说,“中国这么大的国家,将来发展潜力会越来越大。我父亲是这样想的,帮助中国发展,(孩子)从小(的教育)很重要。”  裘援平评价赵小兰一家此次行程称,“意义非常大。一,替父母还了愿;二,表达了对家乡的感情;三,基础教育影响很大,意义非凡。”

2008年09月02日 13:08 赵鹰
“对于中美文化的比较,我认为它们有很多相似点。两种文化都珍惜家庭,坚信教育的重要性,认同努力工作可以通向成功。”8月26日,美国劳工部部长赵小兰在北京交通大学发表的演讲中这样说。通过她的演讲,我们可以看到,作为一位在美国政界取得巨大成就的华裔女性,赵小兰坚信的是,凡事都要努力,持之以恒地向目标迈进。
赵小兰现任美国劳工部部长。1953年生于台北,8岁时随父母移居美国。1979年获哈佛大学商学院MBA学位,并于1983年当选为白宫学者。2001年任美国第二十四届劳工部部长,成为美国政府内阁第一位亚裔妇女,也是美国历史上首位和唯一的一位华裔总统阁员。
学习:父母是最好的导师
赵小兰回忆,当她8岁随家人来到美国时,自己一句英语也不会说,而从父亲到美国留学,直到整个家庭移居美国,实际上经历了3年的时间。
那是当赵小兰5岁的时候,他的父亲赵锡成在台湾的一次统考中取得了第一名的优异成绩,因而获得了一个去美国求学的机会。那时候,正好赵小兰的母亲朱木兰已经怀孕7个月,可是朱木兰没有犹豫,鼓励赵锡成去美国。“她在这样做的时候还不知道家人会因此分隔多久。”
“事实上,我父亲用了3年时间才把母亲、我和我的两个姐妹带到美国。他在我的妹妹赵小美差不多3岁时才第一次见到她。”赵小兰说。
异国他乡、白手起家的日子是艰苦的。赵小兰介绍,记忆中,她们一家5口人住在纽约市皇后区一室一厅的小公寓里。父亲要做3份工作来养家。尽管生活艰难,她的母亲还是能够每晚给她们准备健康美味的中式晚餐。同时,大家闺秀出身的母亲还能把家庭预算管理得如此巧妙,以至于她们从未觉得捉襟见肘。“她和父亲为我们创造了一个充满爱和安全感的家园。他们从未失掉向前看的乐观、决心、希望以及对美国人民善良和正直本质的信念。不论有多少困难,我们都因为一家人终于团聚而感到安慰,我们也坚信一个光明的未来在等着我们。我的父母亲还确保我们庆祝所有的中国节日。”
在学习上,赵小兰至今依然记得,上了三年级的时候,自己一个英文单词都不懂。每天,她坐在教室里把黑板上出现的每一个词都抄到本子上。到了晚上,她的父亲辛苦工作了一天之后,会坐下来和她一起打开书本,把她白天抄下来的东西翻译出来并教她学英语。因为没学过英语,那时候的赵小兰一不留神就会把“b”和“d”、“p”和“q”写错。为此,她的父亲需要费很大劲才能看懂她那幼稚的、难以辨认的笔迹。“那么多的长夜让我更加感激父母所作的牺牲,也使我下决心要对得起他们的爱和付出。”
在周末,赵小兰和妹妹们要帮助做家务杂事。她的父亲是一个勤快、精力充沛的人,他喜欢自己修理家里的东西。当他修理的时候,总要有一个女儿给他打下手,拿着手电筒或者提着工具箱。他会一边干活一边给赵小兰她们讲故事,要么是他和母亲童年的故事,要么是祖父母的故事。同时,在讲修理物品的知识时,她的父亲还会给她们灌输中国的哲学思想。
在赵小兰的眼里,父母鼓舞别人的能力确实惊人。“在我们的成长阶段,他们通过自己的人生和服务他人给我们树立了极好的榜样。他们教育孩子们勤奋工作,乐于作出牺牲,遵守纪律。他们教育我们要为自己以外的更大的事业服务,要为我们的国家作贡献,给家庭和社区带来荣誉。他们还教给我们中国的价值观,这些价值观增强了我们的力量,帮助我们生存下来并出类拔萃。我和我的姐妹们能取得今天的成绩很大程度上应该感谢和赞美我的父母亲。”文化:需要更多沟通分享
对于中美的文化差异,赵小兰认为,在她们初到美国时,一家人经常是整个镇上唯一的亚裔美国人家庭。而到了现在,美国远比当时更加多元化。这种丰富的多元化是美国的动力之一。“所以当人们问我美国是什么样的,我说美国就像世界其他地方的缩影。”
对于两种文化的比较,赵小兰表示,有很多相似点,如两种文化都珍惜家庭,坚信教育的重要性,认同努力工作可以通向成功。当然,也有很多文化差异。
亚洲社会强调把集体利益放在前面,而在西方社会,个人的成就得到珍视、提倡和强调。亚洲文化强调无我和牺牲,而在西方社会,一个人最好的代言人是他自己。亚洲文化教导的是和谐和稳定的价值,而在西方社会,寻找新的和更好的处事方式是被高度重视的,因为变化是常态。
赵小兰举例,在孩子们身上就可以观察到这些行为倾向。在西方,青少年被鼓励要大声讲出来,要作出自己的选择,这是会受到赞扬的。而在亚洲,儿童被教导要等待轮到自己时再发言,并听从长辈。
赵小兰认为,两种看待世界的方式无所谓哪一个更好。每一种在世界经济中都有其独特的优势。但是,当两种文化用如此不同的方式相互交流时,容易产生误解和交流失误。这就是两种文化之间要有更多互动和沟通的原因。“我们的世界越来越紧密相连。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发展中国家,而美国是最大的发达国家,我们两国间的关系必将加强。两国关系总会有起落,这也是我们需要沟通、需要学习互相了解和分享经验的原因,通过这些,两国人民才能更加蓬勃发展和繁荣。”
工作:竭力为民谋取福利
在谈到工作时,赵小兰举出的很多数据表明,她所率领的劳工部在推进美国劳动力的保障、保护等方面取得了很大的成就。
据赵小兰介绍,与中国逾8.03亿的劳动力相比,美国的劳动力要少得多——约为1.54亿人。美国的劳动人口有三个独特的属性——生产力高、灵活性高和流动性高。2007年9月,国际劳工组织将美国的劳动力评为世界上生产力最高的劳动力。高生产力对美国工人来说非常关键,因为更高的生产力意味着更高的工资。在美国,一般工人在40岁时,已经做过10多份不同的工作——通常是为了追求更好的机会。“因此,改变成为美国人的准则,这也是人们在经济社会中不断进步的方式。”
在美国,劳动力的灵活性和流动性也鼓励着创业精神,创业精神继续为美国的经济增长作出重要贡献。事实上,在过去十年半的时间里,大约有三分之二的新就业机会,是由美国中小企业创造的。美国99%的雇主是中小型企业,他们提供约83%的所有私人付薪工作。
赵小兰表示,美国和中国一样,是一个地域多样化的国家,各个地区的人们拥有很多不同的经验。但人们普遍认为,私营部门——而非政府部门是创造就业机会和增长的首要驱动力。而政府的角色是为经济增长和就业创造合适的环境和条件。
“劳工部在完成这一使命中发挥了关键作用。”赵小兰表示,这是因为劳工部发布和执行几乎影响每一个美国工人的法规。这些法规着手解决的问题包括,保持一个健康和安全的工作环境,执法要求雇主向工人一天的工作支付一天的工资,确保工人有长期的退休保障。
美国劳工部每年的预算约为500亿美元,雇用约1.7万人。“即使在一个像我们这样的国家里,也没有足够的资源在每一个工作场所安置政府督察。这就是为什么建立一个安全文化,以及在工作场所将安全作为首要任务是非常重要的。”赵小兰说。
通过这些努力,劳工部在没有大幅增加新成本及妨碍就业增长的前提下,在工人保护方面取得了创纪录的成绩。举例来说,职业安全及健康管理局已促成损伤和疾病率下降到创纪录的低水平——自2001年以来下降了17%。新近公布的数据显示,2007年工作场所的死亡率下降到职业安全及健康管理局有史以来的最低水平。而自本届政府任职以来,工资和工时部门已回收了其所欠的职工工资——为近两百万名工人支付逾12亿美元。员工福利安全管理局在保护工人的养老金和医疗计划方面取得了创纪录的结果——自2001年以来,其调查工作已取得了100亿美元的投入量。
赵小兰表示,美国劳工部同时也透过劳工统计局收集美国劳动就业方面的统计数字。精确测量是跟踪国家劳动人口及创造有益于美国劳动力的成功战略的关键。

科学时报:美劳工部长赵小兰 学习工作都需要不懈努力2008年09月02日 13:08
赵鹰
“对于中美文化的比较,我认为它们有很多相似点。两种文化都珍惜家庭,坚信教育的重要性,认同努力工作可以通向成功。”8月26日,美国劳工部部长赵小兰在北京交通大学发表的演讲中这样说。通过她的演讲,我们可以看到,作为一位在美国政界取得巨大成就的华裔女性,赵小兰坚信的是,凡事都要努力,持之以恒地向目标迈进。
赵小兰现任美国劳工部部长。1953年生于台北,8岁时随父母移居美国。1979年获哈佛大学商学院MBA学位,并于1983年当选为白宫学者。2001年任美国第二十四届劳工部部长,成为美国政府内阁第一位亚裔妇女,也是美国历史上首位和唯一的一位华裔总统阁员。
学习:父母是最好的导师
赵小兰回忆,当她8岁随家人来到美国时,自己一句英语也不会说,而从父亲到美国留学,直到整个家庭移居美国,实际上经历了3年的时间。
那是当赵小兰5岁的时候,他的父亲赵锡成在台湾的一次统考中取得了第一名的优异成绩,因而获得了一个去美国求学的机会。那时候,正好赵小兰的母亲朱木兰已经怀孕7个月,可是朱木兰没有犹豫,鼓励赵锡成去美国。“她在这样做的时候还不知道家人会因此分隔多久。”
“事实上,我父亲用了3年时间才把母亲、我和我的两个姐妹带到美国。他在我的妹妹赵小美差不多3岁时才第一次见到她。”赵小兰说。
异国他乡、白手起家的日子是艰苦的。赵小兰介绍,记忆中,她们一家5口人住在纽约市皇后区一室一厅的小公寓里。父亲要做3份工作来养家。尽管生活艰难,她的母亲还是能够每晚给她们准备健康美味的中式晚餐。同时,大家闺秀出身的母亲还能把家庭预算管理得如此巧妙,以至于她们从未觉得捉襟见肘。“她和父亲为我们创造了一个充满爱和安全感的家园。他们从未失掉向前看的乐观、决心、希望以及对美国人民善良和正直本质的信念。不论有多少困难,我们都因为一家人终于团聚而感到安慰,我们也坚信一个光明的未来在等着我们。我的父母亲还确保我们庆祝所有的中国节日。”
在学习上,赵小兰至今依然记得,上了三年级的时候,自己一个英文单词都不懂。每天,她坐在教室里把黑板上出现的每一个词都抄到本子上。到了晚上,她的父亲辛苦工作了一天之后,会坐下来和她一起打开书本,把她白天抄下来的东西翻译出来并教她学英语。因为没学过英语,那时候的赵小兰一不留神就会把“b”和“d”、“p”和“q”写错。为此,她的父亲需要费很大劲才能看懂她那幼稚的、难以辨认的笔迹。“那么多的长夜让我更加感激父母所作的牺牲,也使我下决心要对得起他们的爱和付出。”
在周末,赵小兰和妹妹们要帮助做家务杂事。她的父亲是一个勤快、精力充沛的人,他喜欢自己修理家里的东西。当他修理的时候,总要有一个女儿给他打下手,拿着手电筒或者提着工具箱。他会一边干活一边给赵小兰她们讲故事,要么是他和母亲童年的故事,要么是祖父母的故事。同时,在讲修理物品的知识时,她的父亲还会给她们灌输中国的哲学思想。
在赵小兰的眼里,父母鼓舞别人的能力确实惊人。“在我们的成长阶段,他们通过自己的人生和服务他人给我们树立了极好的榜样。他们教育孩子们勤奋工作,乐于作出牺牲,遵守纪律。他们教育我们要为自己以外的更大的事业服务,要为我们的国家作贡献,给家庭和社区带来荣誉。他们还教给我们中国的价值观,这些价值观增强了我们的力量,帮助我们生存下来并出类拔萃。我和我的姐妹们能取得今天的成绩很大程度上应该感谢和赞美我的父母亲。”文化:需要更多沟通分享
对于中美的文化差异,赵小兰认为,在她们初到美国时,一家人经常是整个镇上唯一的亚裔美国人家庭。而到了现在,美国远比当时更加多元化。这种丰富的多元化是美国的动力之一。“所以当人们问我美国是什么样的,我说美国就像世界其他地方的缩影。”
对于两种文化的比较,赵小兰表示,有很多相似点,如两种文化都珍惜家庭,坚信教育的重要性,认同努力工作可以通向成功。当然,也有很多文化差异。
亚洲社会强调把集体利益放在前面,而在西方社会,个人的成就得到珍视、提倡和强调。亚洲文化强调无我和牺牲,而在西方社会,一个人最好的代言人是他自己。亚洲文化教导的是和谐和稳定的价值,而在西方社会,寻找新的和更好的处事方式是被高度重视的,因为变化是常态。
赵小兰举例,在孩子们身上就可以观察到这些行为倾向。在西方,青少年被鼓励要大声讲出来,要作出自己的选择,这是会受到赞扬的。而在亚洲,儿童被教导要等待轮到自己时再发言,并听从长辈。
赵小兰认为,两种看待世界的方式无所谓哪一个更好。每一种在世界经济中都有其独特的优势。但是,当两种文化用如此不同的方式相互交流时,容易产生误解和交流失误。这就是两种文化之间要有更多互动和沟通的原因。“我们的世界越来越紧密相连。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发展中国家,而美国是最大的发达国家,我们两国间的关系必将加强。两国关系总会有起落,这也是我们需要沟通、需要学习互相了解和分享经验的原因,通过这些,两国人民才能更加蓬勃发展和繁荣。”
工作:竭力为民谋取福利
在谈到工作时,赵小兰举出的很多数据表明,她所率领的劳工部在推进美国劳动力的保障、保护等方面取得了很大的成就。
据赵小兰介绍,与中国逾8.03亿的劳动力相比,美国的劳动力要少得多——约为1.54亿人。美国的劳动人口有三个独特的属性——生产力高、灵活性高和流动性高。2007年9月,国际劳工组织将美国的劳动力评为世界上生产力最高的劳动力。高生产力对美国工人来说非常关键,因为更高的生产力意味着更高的工资。在美国,一般工人在40岁时,已经做过10多份不同的工作——通常是为了追求更好的机会。“因此,改变成为美国人的准则,这也是人们在经济社会中不断进步的方式。”
在美国,劳动力的灵活性和流动性也鼓励着创业精神,创业精神继续为美国的经济增长作出重要贡献。事实上,在过去十年半的时间里,大约有三分之二的新就业机会,是由美国中小企业创造的。美国99%的雇主是中小型企业,他们提供约83%的所有私人付薪工作。
赵小兰表示,美国和中国一样,是一个地域多样化的国家,各个地区的人们拥有很多不同的经验。但人们普遍认为,私营部门——而非政府部门是创造就业机会和增长的首要驱动力。而政府的角色是为经济增长和就业创造合适的环境和条件。
“劳工部在完成这一使命中发挥了关键作用。”赵小兰表示,这是因为劳工部发布和执行几乎影响每一个美国工人的法规。这些法规着手解决的问题包括,保持一个健康和安全的工作环境,执法要求雇主向工人一天的工作支付一天的工资,确保工人有长期的退休保障。
美国劳工部每年的预算约为500亿美元,雇用约1.7万人。“即使在一个像我们这样的国家里,也没有足够的资源在每一个工作场所安置政府督察。这就是为什么建立一个安全文化,以及在工作场所将安全作为首要任务是非常重要的。”赵小兰说。
通过这些努力,劳工部在没有大幅增加新成本及妨碍就业增长的前提下,在工人保护方面取得了创纪录的成绩。举例来说,职业安全及健康管理局已促成损伤和疾病率下降到创纪录的低水平——自2001年以来下降了17%。新近公布的数据显示,2007年工作场所的死亡率下降到职业安全及健康管理局有史以来的最低水平。而自本届政府任职以来,工资和工时部门已回收了其所欠的职工工资——为近两百万名工人支付逾12亿美元。员工福利安全管理局在保护工人的养老金和医疗计划方面取得了创纪录的结果——自2001年以来,其调查工作已取得了100亿美元的投入量。
赵小兰表示,美国劳工部同时也透过劳工统计局收集美国劳动就业方面的统计数字。精确测量是跟踪国家劳动人口及创造有益于美国劳动力的成功战略的关键。

Leave a Comment.